马放南山

*写死叶子,魔戒反噬,是我文里永远跑不掉的东西

*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

*我只有写短篇的能力

*《不归》后段,很短,很短……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归 

       莱格拉斯抱着双腿,把自己蜷缩在床上。看着自己的房间,好像没有什么需要收拾的,也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。明明不大的房子,怎么就这么空荡呐? 一夜无眠的莱格拉斯在清晨第一缕阳光斑驳的照在密林的土地上时,离开了密林。

      瑟兰迪尔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忽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慌,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。这明明就是他希望的,如果他的绿叶留下,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囚禁他!

      莱格拉斯看着自己微微麻木的手指想,醉酒的感觉也许不错。在密林的日子里他的父亲把他保护的太好,以至于他直到现在的前一刻都没有喝过太多的酒。不过,看来伊露维塔对精灵的偏爱真的是全方位的。

      说到底莱格拉斯是羡慕亚纹的,她为了自己的爱情可以那么勇敢(其实我真的是很心疼领主大人的,比心疼叶子还多,就这么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。)而他却什么都不能做。他的父亲不爱他啊!

       莱格拉斯记得他在阿拉贡和亚纹离开后,带着金蛎回到了密林。他或许想清楚了,既然他逃不掉这份爱,也得不到,那就守着他吧。

        他曾经以为他至少还可以守着瑟兰迪尔,可是回到密林的第二年他的父亲就像他下了逐客令,他说他该西渡了,作为密林的王子他有责任带领他的人民去极西之地。

       看着自己的父亲,莱格拉斯想,他永远都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?

       直到踏上船前,莱格拉斯都不知道他对父亲的隐瞒算不算是报复?

       在回到密林之前,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似乎都越来越虚弱了,可他却不清楚那到底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    而在他的父亲要求他西渡的那个夜晚他才发现,他似乎被魔戒反噬了,从一开始就被魔戒反噬了。反噬早就已经深入到了灵魂。即使西渡也无法拯救他了。

       穿过密林,莱格拉斯站在自己父亲的门前,看着那个躺在椅子上熟睡的精灵。他慢慢的跺到他的面前,蹲下身子,抬起手,在扶上那个精灵的脸的瞬间,身体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   您知道吗?我早就把您刻进了灵魂,所以我永远不会遗忘您。而对与您的隐瞒从来都不是报复。

       西渡之后的事,莱格拉斯唯一记得是,他想在结束的时候回去看看他的父亲。




*就这么多,我就只能写成这样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评论(2)

热度(12)